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山东怎么治疗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9 04:13:42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山东怎么治疗白癜风,定结白癜风医院,东阳白癜风医院,广德白癜风医院,福建白癜风会遗传吗,山东滨州白癜风,崇礼白癜风医院

  北京市南三环一间出租房内,江晔直起腰,看着打包了一地的行李,最后环顾一下这个50平方米的一居室,叹了口气。终于,要告别长达四年的租房生涯了。

  “嘭!”伴随着关门声,中介、房东、二房东、租金、押金、解约、毁约……过去几年围绕租房的种种麻烦和烦恼,也似乎一股脑被抛在脑后了。

  从此以后,踏入房奴行列。

  就在几年前,江晔还是坚定的租房论者。租房有什么不好?不用背上沉重的房贷压力,可以选择离单位更近的地方住,如果以后换了工作还可以轻松换房。但后来江晔发现,不论是算经济账,还是综合账,租房都没那么轻松。

  先是房租一年一签,每年必涨。几年下来,这套50平方米的一居室,租金从最初的每月2800元涨到了5000元。“实在是涨得太快了。当初觉得离单位近,可以节省交通费用和上下班的时间,但现在和翻番的租房成本比,交通费用已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。关键在于,房租每年还要涨。”江晔说。

  江晔算了算,每个月的房租已经快赶上贷款买房还月供了。“还月供我的收入还能保持每月稳定水平可预期呢,银行降息也能分享到好处,租房却不能啊,而且一次就要付三个月的房租。”

  再算算长远的“福利账”,虽然小两口不介意在出租房里结婚生活,但眼瞅着到了该要孩子的年龄,将来孩子落户上学总要考虑吧?虽然江晔有北京户口,但是单位集体户口不能解决孩子上学的问题。早晚都要买房。

  更难受的是心理的煎熬,每年都要跟房东以及房东背后的中介博弈,每次谈租价、签合同,来来回回至少一周多心里都七上八下的。“房东这边过两年说不定也要用房,到时候还得重新找房子。”他说。

  除却财务和精力成本上的考量,江晔还觉得,租来的房子毕竟不是自己的,很难按照自己的意愿做出太多改变。他说,生活还是需要一些想象和诗意。尽管他很佩服新闻里说有人花40万元装修签约十年租下的老式四合院,只为给孩子一个自然、阳光、温馨美好的童年环境。“40多万在北京,也许我们买得起郊区的房子,但就没有钱来装修成自己想要的样子。”新闻报道中的主人公如是说。然而,在江晔看来,这样的租房生活实现起来有太多顾虑,比如说,一签就是十年,房东毁约怎么办?

  “我也希望有个自己的房子,哪怕只是简简单单刷上自己喜欢的颜色,没有奢华的装修,按照自己的心意一点一点布置,买下每一件合自己心意的家具,按照自己的喜好添置家电。再养一只猫。在不大的小阳台上晒晒太阳,养养花。”江晔说。

  江晔还申请过保障房,几年前大学刚毕业的时候,收入比较低,当时符合北京市“两限房”的申请条件,但是提交申请通过审核后一等就是三四年没动静,“太多符合优先配售条件的人排在前面,摇号中签率简直太低了”。再后来,两人工资涨了,收入不符合北京市保障房的申请标准,也就只好断了这个念头。

  据了解,目前,以两个人的家庭为例,北京市自住房的要求年收入在8.8万元及以下;人均住房面积在15平方米及以下;家庭总资产净值在57万元及以下;经济适用房要求年收入在36300元及以下;人均住房面积在10平方米及以下;家庭总资产净值在27万元及以下。

  最终,咬咬牙,江晔小两口用工作几年攒下了50万元,再加上家里老人的积蓄30万元,跟同事朋友东拼西凑了10万元,凑上了二手房的首付,按照最高比例房款的70%跟银行申请了商业贷款,在北京东五环边上买了一套60多平方米的二手房。从此之后成为房奴,每个月还贷款超过一万元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江西能不能治疗白癜风